欢迎光临中国信息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爆料 >

河北遵化一美女乡干部遭诡异挂职26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中国信息网   更新时间:2018-10-16 11:45

图一:受害人满脸悲愤无奈、欲哭无泪

本网唐山专电:近日,河北省唐山市属地县级遵化市爆出一基层官场的“诡异丑闻事件”,该市原新店子镇政府林业站25岁的新提干部李雨浓(原名李红梅),于26年前被当成“临时工作人员”清理离职下岗,她近年来为此多次上访诉求,但至今没有处理结果。内部知情者反映,造成这一冤情的主要原因是,当初年轻漂亮的李雨浓因“不懂靠近领导”、拒绝无理非分要求而遭受迫害排挤,落得“下场悲惨”。

李雨浓反映说,1991年7月,她从唐山市农业学校中专毕业后,第二年3月被分配到遵化市(原遵化县)岳各庄乡政府林业站工作,。由于她积极上进、工作认真负责,经常顶风冒雨走村串户、深入田间地头为果农讲解栽培技术,成为远近闻名的林果专业技术骨干。

当年10月,该市撤乡并镇,李雨浓到新店子镇政府林业站工作,继续负责林果栽培工作。

1993年7月15日,镇委镇政府决定实行机关人员分流,落实单位人员编制,并在大会上公布。

然而,正在工作进步之中的李雨浓和其他两位同志却被无故宣布离职下岗(这两人后被恢复原职)。当时,虽然她满怀疑惑地多次追问,但除了遭到“个别人”躲闪推辞外,没有一名领导对此给出合理解释。同时,一些本单位干部职工也对此感到莫名其妙,深感不解。

直到2016年1月14日,李雨浓一名市委人事局工作的同事找到她说:“你太老实太窝囊了,被人家给骗了、坑害了。”对方出示给她个人一份当地基层组织部门关于1992年12月18日对其本人做出的《大、中专毕业生转正定级审批表》。

一位老干部回忆说,按照当地组织人事选拔任命的普遍规律,该表说明,李雨浓在当初被分流下岗失业的半年前,她已经被批准成为最基层正式国家干部了。当时,该镇的党委书记是张国忠、副书记兼镇长是梁桂发,副书记是张振轩。而张振轩和当时组织干事孔令棉具体负责这项工作。

被长期遭“干部身份诡异挂职”李雨浓感到十分冤屈、哭了几天。为此,她找到已经退休的原主管农业副镇长李红艳对自己的“遭非法处理问题”进行核实确认。对方听后表示很惊讶说:“我真的不知情,这样做真缺德,明摆着把人家的前程给毁了”。

李雨浓又打电话找到当初具体负责选拔承办的孔令棉,并要求他对此作出合法合理的解释。对方竟然长叹一口气,并反问她说:你积极上进、求进步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你当时找过镇长书记吗?”

为了彻底搞清事情的原委,李雨浓来到镇政府档案室,同样看到的这份已经被市委、镇委领导表决通过的转干手续。李雨浓又到镇财政所,将当时在职期间的工资表找出来。而按照这张工资表上所显示,从参加工作到转干的7个月时间里,她的工资却一直是按照临时工待遇发放的。

为此,李雨浓大为疑惑,手持全部证据资料找到遵化市委信访局、举报喊冤。对方立即向新店子镇信访反馈,要求依法调查解决这一严重问题。

而令人费解的是,该镇竟故意隐瞒李雨浓被市、镇两级呈报审批通过的转干原始证明资料,却出示了一份于1992年10月31日《全民劳动制工人审批表》,该表提前于转干审批表两个月时间。换言之,此证明只是承认李雨浓属于国家正式职工。而就是这份审批表,李雨浓也同样始终没有见到,更没有任何领导找其谈话证实通知过她本人,而是遭到分流下岗待遇。

有人说,由此可见,当时的相关责任领导对李雨浓的转正提干问题可谓“煞费苦心”。如此暗做手脚,其中必有原因。

 

图二:这就是遭举报证据的“92.12.18干部转正定级审批表”

2016年4月间,遵化市委信访局某领导建议李雨浓找现任镇领导接洽,也许有利于问题的调查处理。为此,李雨浓在去镇政府大院时,巧遇了原镇委书记张国忠的司机。在谈到李雨浓的投诉问题时,对方提醒她回忆说:“你好好想想,当时是不是哪个领导看上你了,想跟你交朋友“干那事儿”,当时你没答应,人家这样操心你不领情,一生气才把你拿掉的。”李雨浓听后一愣神,感到不能理解和接受。

根据市里的批转安排,李雨浓的冤情由新任镇委刘书记全权负责调查取证,并向上级反馈情况。当她进入未曾谋面镇委刘书记的办公室后,对方半开玩笑地告知说:“久闻大名,我说大姐你太有个性了。”

李雨浓不解的反问道:“你说这话到底是啥意思呀?”“你当时上班的时候,要是靠上了哪个领导,你还会出这样的事。你放心,我会把调查报告如实呈报给市委。”刘书记同时向他透露说,他曾经就此事向当时的新店子镇委书记张国忠了解情况。

而这个张书记却回答说:“她(指李雨浓,当时名为李红梅)当时虽然被转为国家干部,而没有真正公布落实的原因,据有人向我反映她的工作能力一般、存在品行作风问题。为了严肃纯洁党的干部队伍,我必须坚持原则,发现一个处理一个。”

然而,在这份当时通过两级组织程序的转干审批表中“现实表现”一栏中,除了“该同志表现积极,并具有较好的业务素质”之外,并未显示李雨浓的“个人作风品行能力一般等问题”。

知情者直言不讳的说,这是当时镇里主管领导梁桂发、组织干事张振轩(两人之后升任为市政府统计局、水务局领导职务)对李雨浓栽赃陷害所为,吃不到“仙桃”,就动手毁掉。

其实,这两人当初就是色胆包天看上人家,并先后分别暗示性表明过,引诱逼迫建立不正当男女关系。不成想,刚走出社会的姑娘性格单纯正直,根本没吃他们那一套,直接抵制回绝。因此,才出现了之后几十年“自讨苦吃”的结果。

据了解,不久前,遵化市主管人事的副市长岳树存等多次找到李雨浓,就她的投诉维权事宜商量沟通,称当时镇里相关领导对她的伤害是“无意识”的。岳副市长等人并通过第三人转告李雨浓称:“要还原历史很难,这干部身份编制没法落实了,希望她不要再追究了两个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市里可以多少给她经济补偿。”

还有内幕人士透露说:“这些年来,李雨浓的干部工资一直被别人冒领。”而对此问题,本网尚未求证。

来源:http://www.huanqiujd.com/a/view/media/2018/0911/402.html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 技术支持:中国信息网
Copyright 2013-2018 中国信息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