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信息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爆料 >

河南漯河:管不住的“缔莱美”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中国信息网   更新时间:2018-05-07 23:39
    豪华气派的门面,大肆的虚假广告宣传,在地方执法部门的多次执法下,河南省漯河源汇缔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简称缔莱美)在已被注销的情况下,仍在非法行医,并导致美容变“毁容”。
                          河南漯河:管不住的“缔莱美”

             河南漯河:管不住的“缔莱美”
                                                                   
                                                                           “袁医生”是谁?
       2018年2月28日。绵密的一夜春雨飘落后,河南省漯河市---这个中部地级市天气转晴,气温回暖。
       而杜兰(化名)女士的心中,却仍是寒意一片。
       厚厚的帽子、宽大的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的杜女士除去全部装备后,眉间竖长的伤疤,下巴厚厚的伤疤,看上去仍然触目惊心。
       杜女士托着下巴告诉记者,“过半年估计还要手术一次,淋巴里面都是硬疙瘩。”
       杜女士今年55岁。在西藏工作多年后,内退回到老家漯河市,陪读上初中的小女儿。
       杜女士已回忆不起什么时间注意到“缔莱美”的。“公交车身上都是缔莱美的广告,广告打得厉害。”与“缔莱美”的一次偶然交集,改变了杜女士的命运。
       缔莱美在招聘广告中自我介绍:“缔美整形美容医院位于漯河市繁华商业区域核心地段,漯河源汇区滨河路昌建外滩,面积3000余平米,是中原地区唯一拥有花园式候诊区的整形美容医院。医院下设六大技术中心,拥有韩国、台湾、德国、北京、上海等国家地区的一流医学专家技术团队,真正做到用实力缔造美丽。缔美整形时刻秉承安全为主的手术理念,每一位医生均以“慎于术前、精于术中、勤于术后”为技术信条,为顾客真正实现安全缔造个性化之美,为每一位顾客实现定制专属的美丽梦想。”
        杜女士第一次走进缔莱美想修一下眉毛。导医张静(音)建议她打一下玻尿酸填充一下眉间纹。2017年2月6日,确认无风险后,杨胜发(音)医生首次在杜女士眉间注射了品牌名为“润.百颜”的玻尿酸。
       过后很长一段时间并无异样。临近春节,杜女士接到了缔莱美工作人员的电话,邀其到漯河迎宾馆参加年会活动。
       2017年3月25日,杜女士交了350元年会进场费,获赠一条裙子。年会现场人头攒动,气氛热烈,推出现场特价购买润百颜玻尿酸活动,每支600元。杜女士心动了。工作人员告诉她每人只允许买三支。说了一堆好话,支付宝付款后,杜女士买了五支。
      两天后,3月27日,杜女士来到了缔莱美店内,准备注射玻尿酸。杨胜发不在,一位袁医生(音)却拿出来一个外包装显示为“海威”字样的玻尿酸产品,杜女士犹豫了。袁医生说,我们注射几千例了,都没问题,从来没有发生过不良反应。杜女士拿不定主意,拨通了远在海口出差的大女儿赵莹(化名)的电话。袁医生一通说辞,杜女士的大女儿被说服了。
       半个月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杜女士的鼻梁开始肿了,一个月后,开始缓慢有红肿反应。五月份,找袁医生,建议吃头孢类消炎药,症状缓解。但过了几天又开始肿了。杜女士反反复复找了无数次后,袁医生消失了,再找就找不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杜女士脸部越来越肿,心情越来越糟糕,着急、焦虑。6月,缔莱美的另一名接诊医生“李教授”告诉杜女士,你这种情况打溶解酶溶掉就好了,最终又以杜女士注射时间已达数月,玻尿酸已经被吸收的差不多了为由,让其再坚持一下。慢慢的,消炎药也没那么好使了,严重时服药几天都不见消肿。在又一次持续肿胀不消的状态下,缔莱美咨询师陈丽娜与杜女士约好7月4日来缔莱美注射溶解酶。
      当日,杜女士赶到医院,前台却以医生不在、院长出差为由将其晾在一边。不得已,杜女士要求院方负责人今日必须出面解决此事。十几分钟后,一位自称领导名为谢嬛嬛的咨询师出现了,杜女士以院方不负责任、态度恶劣等理由,要求院方退还其第二次购买玻尿酸的3000元费用,这位负责人爽快的答应了,并告诉杜女士,你这属于过敏,很好处理,只需要注射溶解酶将玻尿酸溶掉即可恢复正常,更不会留有什么后遗症。但溶解并退还相关费用的前提是必须签署一份《协议》,若违反该《协议》杜女士则需要向缔莱美支付10万元的赔偿。此《协议》一式两份、无医院公章,甲方缔莱美漯河分院,乙方为杜女士。
        协议说:“(杜女士)定于2017年3月26日在我院购买海薇玻尿酸,于2017年2月27日过来注射法令纹和泪沟,于2017年6月10日顾客复诊到院说注射完海薇波尿酸后右半边面部一直有肿胀感,手术医生见过顾客后说顾客对玻尿酸产生排斥,顾客中间自行吃过消炎药,于2017年7月4日接受溶解酶注射,出于对顾客的负责院方免费用顾客注射溶解酶,此次溶解玻尿酸不代表院方在注射中有任何过错。”
       签订协议后,杜女士立即被院方的车拉到周口,在周口缔莱美整形医院注射了一定剂量的溶解酶。注射后很快消肿了,杜女士以为真的如院方所言,溶掉就没事了,便去了外地。
       三天后,杜女士因小女儿放暑假赶往成都,发现脸部开始肿胀。半个月后,“全脸爆发性肿了”。杜女士在成都输了四天液,症状消失。
       8月8日,杜女士赶到拉萨。脸部又开始肿了,“肿胀厉害,眼部肿成了一条缝。”
      与杨胜发联系后,让其回到漯河处理。8月14日晚上,杜女士与大女儿飞到郑州,连夜赶回漯河。第二天,在缔莱美做第二次全脸溶解注射。两天后,再次肿胀,又做第三次全脸溶解。
      更加恶劣的事情发生了。杜女士双手比划着说“(玻尿酸)一下子全部脱落到下巴位置。下巴两侧全是硬坨坨,淋巴结也能摸到硬疙瘩。杨胜发随后又在下巴打了不知什么东西。”
       杜女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急如焚。开始了求医之路。先后到郑大附二院、河南省人民医院、河南省整形美容医院、郑大一附院挂专家号,做彩超。彩超显示,杜女士下巴淋巴部位全是白点。专家们要么不愿意多说,要么建议其继续观察。
        2017年9月28日,杜女士在郑大一附院烧伤整形科住院做了引流和异物取出手术,脸上留下了明显的伤疤,鼻梁轻微歪斜。

       杜女士几度哽咽,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讲到住院期间自己几次想要结束生命,跳楼自杀。“我还有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儿,父母健在。现在我想通了,要用自己的经历,惊醒那些爱美人士,不要被非法行医者所害。”

       杜女士摘下口罩,让记者用手指按压其鼻梁右侧、嘴巴右侧,果然有硬块存在。杜女士无奈的说:“估计还要进行一次手术,不知道能不能完全取出异物。”
       杜女士的大女儿赵莹介绍,杜女士现在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被诊断为重度抑郁,需要服安眠药入睡。赵莹展示杜女士“美容”之前的过生日照片。照片上杜女士五官端正、皮肤光洁,笑容灿烂,判若两人。
                    河南漯河:管不住的“缔莱美”
                                                                              ”缔莱美“屡被处罚
       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张伟律师接受杜女士委托,全权代理其维权事宜。
       张伟律师曾受胡万林非法行医案受害者家属委托,使非法行医者胡万林受到法律的严惩。

       2018年2月28日上午11点左右,记者和张伟律师来到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所长李友茂听了张伟的来意,颇为无奈的说:“杜女士这个事情发生在缔莱美被取缔注销之后,这个不太好处理。”张伟要求查看该所对缔莱美两次行政处罚的相关案卷。李友茂打了一番电话后,称分管副局长没接电话,回头经请示后再决定是否提供相关案卷的查阅。

        2018年1月12日,杜女士书面举报缔莱美非法行医到源汇区卫计委:“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请根据我国七部委《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通知》《刑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立即停止郭芮君参与一切医疗活动、联合多部门严查与之有关的机构,及时上报录入相关信息平台;对已构成犯罪事实的,请务必联合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以起到震慑警示整个行业的作用。”
      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答复说:“源汇缔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2015年11月6日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截止2016年11月5日,因该单位未按照时间要求提交申请校验手续,2016年11月16日,源汇区卫计委业务部门下达书面通知,要求源汇缔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20日内补办申请校验手续”。
       2016年11月30日,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对缔莱美下达监督意见书,要求其尽快向源汇区卫计委业务部门提交校验材料,在延缓校验期间不得接诊新患者。2017年1月22日、2017年2月6日分别对其进行监督检查,未发现其从事诊疗活动,执法人员均下达了监督意见书,要求其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校验过程中不得开展医疗美容活动。2017年2月15日因源汇缔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不能换时提供完整的校验材料。2017年2月20日执法人员在日常监督检查中发现该门诊部仍然开门,随即对其内部进行检查,未发现开展医疗美容活动,并再次下达卫生监督意见书,要求其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
      2017年3月16日,执法人员进行日常监督检查时发现已注销的原缔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开展医疗美容活动,即对其无证行医行为进行立案查处,并做出行政处罚。
        2017年6月7日监督员再次发现缔莱美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开展医疗美容活动,于2017年6月13日进行立案查处,对其再次做出行政处罚,此案于2017年8月15日结案,原缔莱美容医疗美容门诊部被依法取缔。对于以上两次行政处罚,我所监督员均按照上级要求上报至卫生计生信息平台。”
       对于杜女士要求严查缔莱美医生是否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及颁发时间问题。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答复说:原源汇缔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已不存在,不存在缔莱美医生是否具有执业医生资格问题。
对于杜女士为什么不将郭芮君移送公安机关的疑问,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答复说:源汇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后,再次非法行医的”。郭芮君被源汇区卫计委行政处罚两次后未再发现非法行医行为,不符合移送条件。
       张伟律师说,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只对缔莱美和郭芮君进行两次处罚,对随后的举报不愿意再出现场到缔莱美来执法,正是回避这个法律规定。他们已无权处罚,只有移送公安机关。所以,他们是千呼万唤不会再出来的。
      更加奇怪的是,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介绍,2017年8月18日,在原源汇缔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原址上开设一家源汇刘正福医疗美容诊所,其取得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自2017年8月18日至2018年8月17日。
      杜女士举报说,源汇区卫计委在2018年1月2日接到受害人举报时,不调查不取证不记录不走访。先是以2017年6月已经对其处罚过,一事不能两罚为由,拒绝追究其责任(事实上在法律上,行政处罚决定书的送达完成,即视为前一违法行为已经结束)。后又称漯河缔莱美于已于2017年8月18日取得了刘正福诊所资质,现已合法。试问一个构成非法行医罪对受害人造成严重伤害的非法机构不仅未按规定移交公安机关,竟然于两个月后通过了现有资质(是否涉及伪造、变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审核。敢问卫生部门审核标准是什么?是不是改名换姓就可以忽略其违法行为?
非法行医该当何罪?
   2月28日中午14点,记者和张伟律师赶到位于漯河市滨河路和交通路交叉口、昌建外滩的缔莱美。
临街的二层商铺上树立红色大字:缔莱美整形美容。数幅巨大的广告宣传画悬挂商铺上方。“缔莱美,医疗为本”、“缔莱美医疗美容,医疗美容专家”、“十二年技术深耕、五城连锁、缔造五十万位美丽传奇”的广告语颇具诱惑力。金色圆顶的屋顶下,高大的大门上方,LED显示屏字幕不停滚动。
       张伟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既然缔莱美已经被注销,这些应该予以拆除。这也可以看出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所执法不严、失职渎职。”
      推门而进,宽阔的大厅内灯火通明。有三位顾客在咨询台前询问导医,其中一位顾客抱着孩子。一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鼻梁上贴着医用胶布,看样子刚做完“美容”。咨询台后方的墙上,“缔莱美医疗美容”的灯光字颇为显眼。
       顺台阶而上,二楼诊疗室门口,有两位顾客在等候,脸上贴着医用胶布。
     张伟律师颇感惊讶,已经被注销、被处罚两次的缔莱美仍然在开展诊疗活动。“这是非法行医,是违法犯罪行为,”张伟说。
     接到前台电话,一位高高瘦瘦、颇为年轻的男士匆匆跑了出来。

     这位“李院长”听完张伟律师来意,颇为无奈的说:“杜女士这是排异反应,很少见。我们只能认倒霉。”对于其非法行医的质疑,“李院长”说,当时源汇区卫计委给我们开了一个证明。但“李院长”未能出示该证明。

       对于“缔莱美”是注册商标还是机构名称的疑问。“李院长”解释:“这是以前的名称,由于股东之间有矛盾,现在不用了。现在叫刘正福诊所(音),在后面。”
      “李院长”接了一位崔总的电话,工作人员匆匆过来拉上窗帘。
      张伟律师和记者刚告别出来,缔莱美迅速熄灯关门。一把大铁锁挂在了门上。
      张伟律师说,从目前掌握的事实和证据来看,缔莱美非法行医是确定无疑的。郭芮君、杨胜发、袁医生等人已涉嫌非法行医罪。今后任何一个漯河市民看到缔莱美开门营业,都可以拨打报警电话,要求对其予以查封查处。
       张伟表示奇怪,这样一个被注销机构又非法行医,竟没有被查封。“有关部门应该过来贴上封条,以免其继续祸害消费者。”
     据央视报道,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医疗美容产业高达4000亿元人民币,且以每年约30%的增速发展。整形美容属于医疗行为,相关的准入以及操作,国家都有着严格的规定,但央视记者在采访时发现,没有资质就开设美容培训班、开设整形诊所、没有行医许可就进行注射打针的现象在微整形行业愈演愈烈。
       知情人告诉记者,美容院拿货的渠道都是通过网络,供货商从来不与进货商见面。正规的玻尿酸,医疗机构通过医药公司拿货价在1700元左右,而那些非法微整形机构通过网络购买的假的玻尿酸价格只有300元,单是进货成本就节省了1400元。“而有些纯用假药,微信联系联系上门进行注射的,可能也就100上的货,卖1000”。“怎么一天能赚个一万两万的,差一些的也得2000、3000吧,打针客源多的话会一夜暴富的”。
       协和医科大学的整形美容外科博士陈焕然介绍,医学是很严肃的,就没有美白针这么一回事儿。注射后对人体是有短暂的美白的作用,这些东西打进去之后就干扰了皮肤黑色素的代谢,让你分泌的黑色素细胞就被抑制了,当然皮肤亮一些白一些,但是对你肝脏功能、肾脏功能的损害是不可逆的。
      而像溶脂针、干细胞,国家都没有批准用于微整形,现在市场上打的比较多的生长因子也千万不能注射。生长因子打到皮肤后,会刺激你的皮肤的细胞无限地增生,它激发了细胞的代谢,不断地复制生长,经常反复地溃疡就变成了恶性肿瘤。
       记者咨询多位专家了解到,如今一些美容院为了招揽顾客,编出了很多微整形的名目来诱导消费者消费,而这些项目所用的药物很多都是商家买来未经国家批准的假药自己进行配制,安全性无法保证,甚至还会带来生命危险。
      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很多人铤而走险做起了微整形的生意,为了逃避法律可能带来的惩罚,这些非法整形机构处心积虑地想好了应对之策,很多消费者即使遭受了伤害,也会面临投诉无门的境地。而最让人痛心的是,即使一些消费者进行了投诉,消费者受到的伤害也是永久的。
       消费者到底应该如何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根据2001年,当时卫生部颁布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中对于医疗美容有明确界定,微整形属于医疗美容服务,只要是医疗美容就必须要在具有资质的医疗机构里进行。
      陈焕然介绍,医疗美容机构只有三类,一个是诊所、一个是门诊部、一个是医院。
     此外,根据《刑法》第336条的规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属于非法行医罪。
      专家认为,对于微整形机构里实施手术的工作人员,一旦被国家相关部门认定为无证上岗,属于非法行医,就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即便是有资质的医生,在非法的场所,做非法的医疗活动,也要吊销行医执照半年到几年。
       杜女士究竟被缔莱美注射了什么东西,相关手术取出异物正在鉴定中。缔莱美相关“医生”是否涉嫌非法行医罪,能否被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4月4日,漯河市卫生计生监督局回复杜女士说,2018年3月31日公安机关以“没有达到公安机关立案标准为由”,将源汇区卫计委移送的相关拆料退回并给予书面回复。针对临街商铺缔莱美的广告宣传,源汇区卫生计生监督部门已向漯河市工商局源汇分局发函,建议依法查处,工商部门已签收。
           本网持续关注中。

 

河南漯河:管不住的“缔莱美”

 

河南漯河:管不住的“缔莱美”

 

原文链接:http://www.xfrb.com.cn/html/redian/jinriredian/305953.html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 技术支持:中国信息网
Copyright 2013-2018 中国信息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