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信息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报道 >

震惊:暴风团体归母净利亏损10.9亿 魔镜失灵背后诉讼缠身(转载)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中国信息网   更新时间:2019-03-15 11:46

  事迹快报显示,暴风团体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1.34%;归母净利润大幅亏损10.9亿元,且低于此前事迹预期区间下限1.7亿元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魔镜魔镜告诉我,暴风暴风要什么?”

  先是从曾经80后电脑里唯一的播放器转型在线视频,到紧跟市场热门布局VR、体育、金融、区块链、电影却罕见成功,火线新闻,再至“ALL FOR TV”战略状态频出,面对暴风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暴风团体,300431.SZ)上市以来的屡番躁动,投资者一脸无奈。

  更令他们痛心的是,与NBA水货状元们“出道即巅峰,转瞬即陨落”的职业生活类似,作为2015年新股中的明星公司,暴风团体首登深交所即录得持续29个涨停,并在上市两个月时间凭借总计37个涨停板达到408亿元市值的历史高点。然而如今,截至2019年2月28日,该公司9.42元/股收盘价较52周高点下挫近7成,距其市值的“高光点”蒸发接近380亿元。

  坏消息仍在延续。

  2月27日晚间,暴风团体发布的2018年度事迹快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1.34%;归母净利润大幅亏损10.9亿元——这一数值超出此前事迹预告中预计区间为-9.2亿元至-9.25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下线1.7亿元。

  对于营收下滑原因,该公司解释称,重要系其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智能”)受资金周转影响,库存备货不足致收入有所降落。其次,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致该项业务营收降落。

  事迹转盈为亏方面重要系该公司计提了权益性投资减值筹备、应收款项坏账筹备、存货跌价筹备等资产减值丧失,以及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成本费用增长所致。

  而大额计提减值筹备带来的成果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大幅下挫97.99%至2140.81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则由3.25元降至0.07元。

  “ALL FOR TV”雷声大雨点小

  对于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暴风团体此前在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作了阐明:权益性投资减值方面,作为该公司长期股权投资的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浸鑫),因基金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投资成本计提的减值金额为1.42亿元;而其旗下子公司北京魔镜未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魔镜未来)计提了1.04亿元的减值金额,火线新闻,原因则是“经营艰苦,资不抵债”。

  《投资时报》记者懂得到,上海浸鑫是由暴风团体联合光大资本在2016年2月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规模为52亿元,其中暴风团体作为LP出资2亿元。是年5月,该基金收购了估值14亿美元、全球体育版权市场龙头MP&Silva公司65%股权。据悉,后者成立于2004年,核心业务是体育赛事版权的收购、管理和分销,几乎涵盖全球领域内的主流顶级赛事。

  不幸的是,2018年10月,已陷入经营困境的标的公司被英国高级法院发布破产清算。

  2019年2月1日和2月24日,光大证券(06178.HK)和暴风团体先后发布公告称,“投资项目涌现风险,预计丧失暂无法正确估计。”

  此外,暴风团体还因该项目破产计提了4800万元的应收款项坏账丧失,火线新闻,而在魔镜未来上计提的应收款项坏账丧失则达7213万元。后者的核心产品,曾是该公司一度重磅打造的“爆款”——暴风魔镜。但这项经历多达5轮融资,且备受各路资本青睐的VR业务,在行业寒冬中毕竟也逃不过“崩盘”的命运。

  更麻烦的是,2018年7月9日,因暴风团体开创人冯鑫持有公司的327万股股票被法院司法冻结,导致该公司股票跌停。而“冻结”的原因则是,由暴风魔镜第二轮融资的领投方中信资本意图在2017年提前撤资引发双方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纠纷。

  尽管冯鑫当天在团体官方微信发表文章承认了公司近年来面临的资金压力、战略失误,以及解释了“股权被冻结”和“ALL FOR TV”的原因。

  在他看来,“暴风TV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和2021年应当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然而,暴风团体2018年该板块的事迹数据恐难支撑上述乐观预测。

  公开材料显示,该公司持有暴风TV所属的暴风智能23.30%股权。2016年至2018年,暴风团体承担后者的亏损额分辨为1.03亿元、0.87亿元和1.73亿元(未经审计的预测值)。

  “在中国彩电量额齐跌的寒冬行情环境下,暴风团体低价强占市场的战略无可厚非。问题是,受成本费用上升和营收下滑的盈利指标‘双杀’因素影响,该公司亏损或进一步扩大。”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在吸收《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现。

  与暴风团体在2018年5月创出14万台电视的月出货量最高记载形成鲜明对照,由于部分存货因公允价值减去处理费用后的净额低于账面成本,导致其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丧失6656万元。

  一边是财务失血,另一边则是无人援手。暴风团体在去年7月打算引入规模为5亿元的战略投资,但至今仍无人问津。而其资产负债率也在去年三季度末攀升至78.65%。

  “乌龙事件”背后诉讼缠身

  处于“风暴眼”的暴风团体,哪怕稍有动作便被置于舆论漩涡。

  2019年2月24日,暴风团体发布公告称,暴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控股”)与暴风团体属于不同的经营主体, 二者之间并无把持关系。同时该公司澄清,截至公告披露日,冯鑫并未卸任上市公司暴风团体的法定代表人,且依然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把持人。

  “澄清”的起因,缘于近日变更法定代表人的暴风控股被外界误认为是暴风团体。而后者曾因与部分别职人员的劳动纠纷被列入“履行人名单”从而被外界错当“老赖”。

  《投资时报》记者调查创造,据天津市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开的材料显示,暴风控股的法定代表人于2月19日由冯鑫变更为姜自权,后者任职的起始时间为2019年1月31日,而冯鑫仍担负董事长一职。偶合的是,就在暴风控股法人变更的一个月前,12月25日,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暴风体育)的法人代表变更采用了同样的操作。

  天眼查显示,暴风控股存在司法协助信息,涉及冯鑫三笔合计600万股股权的冻结信息。而暴风体育则因MP&Silva公司破产事件影响不幸也沦为“失信被履行人”。

  暴风魔镜同样未能幸免。

  尽管早在2016年冯鑫就已不是魔镜未来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魔镜科技)的法人,但在2019年1月29日和去年12月18日,两家公司的法人均由黄晓杰变更为黄世克。

  司法风险方面,天眼查显示,魔镜未来的四宗法律诉讼案均与中信资本的股权转让纠纷有关。而在2018年7月9日,该公司一宗因涉及金额164.19万元的案件被列入了“被履行人”名单。

  魔镜科技的境况更加糟糕。除30条开庭公告信息、涉及106宗法律诉讼案和9则被履行人信息外,该公司还因两宗全部未履行被履行人任务的诉讼案而被列入“失信被履行人”名单。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 技术支持:中国信息网
Copyright 2013-2018 中国信息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